木棉

陽光烤熟了

併肩在路上的我們

圓圓胖胖,開始發酵

渾身的刺只怕受傷

火紅的記憶燃燒

只為了等你享用--

懸掛在那兒的高腳杯中

盛裝了誰的心事。

 

終究比你擅長等待

以我堅硬之誓

包裹著燃盡的記憶:

「就算身敗名裂

離別時

不會忘折枝一枝柳

細細白白的

飄散,重新聚在你耳邊絮聒。」

 

(原詩寫於2011.04.24)